任務說明:詳細
組別:文手組
成員:NO.021 結人、NO.385 玖日、NO.532 艾萊悠
獎勵:結人→瑪狃拉 /玖日→勾魂眼/艾萊悠→暴雪王
建議先閱讀結女那組的A路線再繼續看此篇

-上-  另開justpaste連結 結
「真麻煩…」說起來為什麼要來幫忙這次的任務啊…?看著正在猶豫要怎麼分組的姐姐,結人下意識的把圍巾又拉高了一下,似乎是想分配戰力不要讓他太不平均的樣子,不過說真的我去哪裡都無所謂,不過有個到是很想和全體的女孩子在一組的傢伙在。

  「這傢伙和我一組。」揪住艾萊悠的領子,不管他是否在那邊扭動掙扎,彷彿結人已經決定好的事情就不會再更動似的,玖日雙手一攤,表示只好由她這個大姐姐來幫忙照顧…艾萊悠?

  「那麼艾萊悠就拜託你們囉--?」苗耶和央里紛紛跳到吼鯨王的背上,像是在囑咐兩人要好好照顧小朋友的那種感覺?

  咦?應該、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應該吧?

  欲哭無淚的艾萊悠看著美女們漸漸離開,無力的用慢動作作出傳說中的失意體前屈動作。

  「啊…那就出發吧。」壓根不想理會艾萊悠的奇怪動作,結人緩慢的朝向出租遊艇的地方走過去。

  

  「耶--gogo--!」玖日也開心的跟著奔過去。

  「就沒有人要關心一下我幼小的心靈嗎?嗚嗚嗚嗚。啊、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在岸上啦,為什麼你們都不關心我一下阿?我跟你們是隊友吧--!等一下啦、等一下啦,不--不要把船開走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艾萊悠匆匆忙忙的趕向正要駛向海域的遊艇。

  感覺上欺負他好像挺好玩的。

  結人和玖日默默的這樣想著。

  好不容易抵達狂嘯石群正打算要開始調查的時候,一直有種聲音在暗處悉悉殊殊的像是小聲對話似的,感覺像是噪音,嗯…總覺得好像會發生什麼事情。

  相信著自己第六感的結人立即讓一直都跟在旁邊的附合氣球拉著自己的手往空中上升,而索羅亞克則在氣球上戒備著,不過…只拉著自己逃跑好像不太好?

  想了一下,結人伸手抓住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玖日。

  「咦?結人?結人?發生什麼事情了?」不理會狀況外中的玖日,結人現在只是單純想著一手抓住玖日,一手抓住氣球。恩,沒手了,不過說起萊氣球也有高乘載管制,算了,把艾萊悠放生在那邊應該沒關係吧?

  他感覺就是不會死的類型。

  總之先讓玖日先爬到氣球上面去,一手拉著實在有點痠。

  「所以說,欸?」終於發現有什麼不對的艾萊悠環顧了一下四周,本想叫兩人,發現高空中的陰影才抬頭起來看。

  似乎注意到了呢,這時候應該要---啊,想起來了。

  「……」結人揮了揮手對在地面上的艾萊悠做出『Bye Bye』的手勢。


-下- 另開justpaste連結 玖日
『蓋歐卡……』因為在比較高的位置上,因此索羅亞克很快的便從黑影上判斷出是什麼神奇寶貝。

  「不是吧?蓋歐卡怎麼會這裡?」玖日撐著身體從附和氣球上探出頭,看到黑影之後一臉的不可思議。

  傳說中的神奇寶貝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結──人──艾──萊──悠──玖──日──姐──姐──下面──」

  正當他們還在思考的時候,從下方海面傳來了聲音打斷了思考,探出頭往下一看發現是乘坐在吼鯨王上方的結女一行人。

  結人拍了拍附和氣球,不需要其他指令,附和氣球很快的懂了結人的意思,緩慢的飄下去,將他們同樣也放到吼鯨王的背上。

  「結人!玖日!」

  與分離的弟弟重新會合的結女看上去非常開心,但馬上就發現了不太對勁的地方,「咦,艾萊悠呢……?」

  結人轉頭看向了狂嘯石群的位置,眾人心神領會。

  然後一至看向苗耶。

  「看P……咳嗯我說……應該不用太擔心他,他的神奇寶貝們可是很強的!」苗耶咳了咳掩飾剛剛自動消音的尷尬。

  不過不是應該說訓練家本身與神奇寶貝很強而不是神奇寶貝很強嗎……苗耶妳這樣對嗎?艾萊悠一片痴心啊啊……

  「咳嗯,總之我們現在來想一下怎麼辦吧,你們那邊發現了什麼?」央里出聲打了圓場。

  眾人點了點頭,在吼鯨王背上坐了下來,交換著各組遇到的各種狀況,除了同樣不尋常的暴動以及海相的異常之外,結女一行人遇見了洛奇亞。

  玖日吃了一驚,「洛奇亞?他不是應該在深海中……?」  

  「說來話長……神奇寶貝們暴動的原因可能和蓋歐卡有關係。」

  「和蓋歐卡有關?」

  苗耶點了點頭,「剛剛我們在海面上遇到了洛奇亞之後……」

  

  苗耶打開水壺喝了口水,乾渴的有些難受的喉嚨才舒服些。

 

  大致上的意思是誤闖進這塊海域的蓋歐卡非常喜歡這塊海域,他以為這裡的海域沒有守護者,所以想乾脆佔領這塊海域定居,但這裡的海域其實是洛奇亞的守護地區結果不小心吵醒,過度興奮的蓋歐卡吵醒了在海底沉睡的洛奇亞……

  所以就是,洛奇亞以為是入侵者,很直接的就先攻擊……而且因為洛奇亞的力量過於強大而影響到狂嘯山群裡的神奇寶貝,所以造成了部分的神奇寶貝不安。

  這傢伙的起床氣……

  「洛奇亞的意思是,希望我們能幫忙溝通讓蓋歐卡離開。」

  ……突然有種洛奇亞的意思其實是:「讓我出面他就完蛋了哼哼」的感覺。

  在大夥談論著的時候,結人伸出手指向狂嘯石群。「……那邊。」

  順著結人指著的方向看過去,發現狂嘯石群附近的海面不知何時圍滿了漩渦,漩渦中居然有蓋歐卡的身影!蓋歐卡固然是強大的神奇寶貝,但仍難以違逆自然的力量,只見蓋歐卡的身影似乎拼命的想對抗漩渦的力量,卻又不斷的被水流的力量給拉過去,而且狂嘯石群附近的漩渦數量太多了,就算掙脫了之後也很快的又被另一個漩渦的力量給拉過去……

  「那個漩渦應該也是因為洛奇亞的力量……」

  「要想辦法阻止他們呢。」結女看向在漩渦中掙扎的蓋歐卡,露出有些擔憂的表情。

  結人伸出手戳了戳索羅亞克。

  「ゾロ、アーク!」被戳到癢處的索羅亞克抖了一下,原本柔軟的灰毛整個倒豎。

  結人又伸手戳了戳,索羅亞克很快的向後跳了一大步:『住、住手!要幹嘛快說啦!』

  「索羅亞克,你有辦法和他們溝通嗎?」玖日指了指蓋歐卡。

  『……』索羅亞克哼哼了兩聲。

  借力一跳跳到海面上,身上的光芒退散了之後,在他們眼前出現的是擁有天空藍色彩、優雅凌厲的水君。

  雖然是幻影,但畢竟也是第一次看到水君,幾個人想伸手偷摸的時候被索羅亞克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討論好雙方分工的內容之後,玖日看了看通訊器,確認訊號之後比出了「OK」的手勢。

  「那就先在這邊分手吧……有什麼情況一樣用通訊器連絡!」

  「OK!」

  結人和玖日叫出了飛行神奇寶貝,跟在索羅亞克變成的水君附近,慢慢的靠近蓋歐卡。

  索羅亞克站在水面上,迭起的浪不斷拍著他的腳,他看著陷在漩渦裡的蓋歐卡,哼了哼:『區區漩渦也能將你困住。』

  受到挑釁的蓋歐卡似乎感到憤怒,朝索羅亞克吼了幾聲,尾巴一拍朝索羅亞克使用了水柱尾,坐在附和氣球上的結人身體些微前傾,似乎想上前幫忙,卻很冷靜的停下了動作,但眉間明顯的皺了起來。

  索羅亞克抬起腳輕盈的向旁邊跳了過去,抬起下顎對著蓋歐卡,『這附近是洛奇亞的地盤。』

  聽到洛奇亞的名字,蓋歐卡似乎也來了脾氣,又扔了一發水柱尾。

  這次索羅亞克偏了個頭就閃了過去。

  兩次的攻擊落空似乎讓蓋歐卡非常不高興,發出了長啼準備再次攻擊,但因為漩渦的力量干擾,讓他無法準確的攻擊到眼前的目標,一連好幾次都讓索羅亞克輕鬆的閃了過去,但被連續的攻擊終究還是讓他怒吼了出來。

  『蠻不講理!』

  這一吼讓連續攻擊落空的蓋歐卡明顯震怒了,身體微微的出現了淺藍色的光芒,讓在不遠處的結人和玖日不約而同的大叫了起來。

  「絕對零度!」

  在他們就要叫出神奇寶貝衝上去幫忙扛下攻擊的時候,一道白色的身影撞上蓋歐卡,中斷了絕對零度的攻擊準備。

  被衝撞的蓋歐卡往海裡沉了下去,白色的身影在攻擊完之後飛回空中,結人很快的和附和氣球飛到索羅亞克身邊,玖日抬起頭,停滯在空中的果然是洛奇亞。

  洛奇亞吼了一聲,漩渦的力量逐漸弱小,佈滿海面的漩渦數量也逐漸減少,蓋歐卡也得以衝過漩渦的力量重新出現在海面上。

  索羅亞克以水君的姿態背著結人,將他帶到乘坐著吼鯨王,在洛奇亞使用俯衝之後隨後到了的結女一行人身邊。

  浮出水面的蓋歐卡朝空中的洛奇亞不斷的發出高昂的聲音,有些委屈的感覺,蓋歐卡的聲音停止之後,換洛奇亞發出了聲音,但好像有點生氣的樣子。

  「他們在說什麼?」玖日眨了眨眼問道,接著眾人整齊劃一地轉頭望向索羅亞克。

  被充當翻譯的索羅亞克露出了無奈的表情,『……大致上是蓋歐卡在和洛奇亞解釋,說用漩渦困住他太過分了……但洛奇亞說早就警告過你了,這樣。』

  洛奇亞生氣了生氣了生氣了生氣了……

  兩隻神奇寶貝一來一往的互相對話,好一會之後蓋歐卡的聲音才不再那麼的高昂,但似乎不太甘願的往海面更下沉了一些,吐著泡泡。

  於是眾人又一起看向了索羅亞克。

  『你們不要太過分……!洛奇亞說這裡是他的海域,要玩可以,不要再吵醒他也不要逗留太久……看什麼,懷疑我的翻譯?』

  「不,沒有這個意思……」只是這樣回報之後怕是浪部那個神經質的傢伙不接受這個結果。

  在他們思考著怎麼交差的時候,兩隻神奇寶貝似乎協調完畢,此時原先異常的海相也恢復了平靜,海浪連續推進著,發出慵懶溫和的聲音。

  洛奇亞搧了下翅膀,飛到吼鯨王的前上方的空中,對面著他們。

  『所有的海域的異相都已經恢復了,謝謝你們。』

  「啊……其實我們沒有做什麼……」

  洛奇亞輕輕發出了一個音節,不確定是不是笑的聲音,往空中又飛得高了一些,翅膀一展,朝海面俯衝了下去直接潛進海裡。濺開的水花引發了幾個浪之後,海面又慢慢的平穩了下來,蓋歐卡安靜地從海面浮了出來,發出了幾個聲音,然後很快的又潛了下去。

  『他說對不起。』索羅亞克解除了幻影,懶懶的趴在結人的頭上說著。

  ……哪來的彆扭小孩啊!

  眾人笑了出來,呼出了一口氣,一整天精神過度的緊繃在鬆懈下來之後連痠痛都出現了。

  「好,回去吧!」

  「回去吧!」

  「喔喔!」

  「肚子餓了呀~」

  一群人歡呼著,吼鯨王似乎也感受到這個歡快的氣氛,從氣孔噴出了水,映照著陽光,雖然沒有形成彩虹,但無疑的又讓背上的乘客們再次大聲歡呼了起來。

  「……原來如此,是因為蓋歐卡誤闖進洛奇亞的海域嗎。」

  「我們也很意外呢,這附近的海域竟然有著洛奇亞這個守護者。」玖日看向窗外,對著狂嘯山群的方向勾起了唇角。

  央里推了推眼鏡,指了指另一個窗口的方向。「玖日姐姐,錯邊了,狂嘯山群和洛奇亞在那個方向。」

  「……」

  苗耶不客氣的大笑了。

  「但幸好大家都平安呢,神奇寶貝們也都辛苦了。」結女笑了笑,伸手拍了拍趴在結人膝蓋上呼呼大睡的索羅亞克。

  「妳們也辛苦了呀~多虧妳們的幫忙呢!」畢瑪博士捂著嘴輕笑出聲。

  一旁的浪部似乎不習慣這種聚會的場合,撐著下巴的手有些不耐煩的用手指敲著眼鏡,畢瑪博士細心的留意到了。

  「唉呀唉呀~浪部,你可以幫我到我的研究室桌上,把這次任務的獎勵拿出來嗎?」

  「好!」浪部很快的站了起來,直接奔向畢瑪博士的研究室。

  ……根本是迫不及待的送客吧。

  幾個人看向浪部離開的方向在心裡吐槽,然後轉回頭看向一臉笑咪咪的畢瑪博士。

  「那麼,就再一次,謝謝大家了。」輕輕點了下頭,眾人也急急忙忙的回了禮,在浪部出現之前,會客廳內又恢復了談笑的氣氛。

  一群人領完獎勵之後有說有笑的離開了七華研究所,分享著接下來預定的目的及旅途,計畫著下一次的冒險。

  ……啊。

  結人微微頓了一下,但沒有停下腳步。

  ……艾萊悠。

  他看向狂嘯石群的方向。

  忘記了。

  往前看向前頭一群討論熱絡的女性,他停了下來。

  發現結人沒有跟上的結女跟著停下了腳步回頭,接著其他人也停了下來。「怎麼了?結人?」

  「……艾萊悠。」

  「啊!」

  「對齁!」

  「糟糕!」

  「忘記去救他了!」

  接著不知是誰「噗嗤」的先笑了出來,接著像擁有傳染力一樣,其他人跟著笑了起來。

  「噗哈哈哈,走吧各位!英雄救美去吧!」

  「走吧走吧!」

-B路線 End-

-番外(?)- 另開justpaste連結 艾萊悠
在這邊的狂嘯石群當中,剛抵達現場後的艾萊悠,正好剛環顧了一下四周,而後轉過頭,準備詢問身後的結人和玖日。

  「所以說,你們覺──欸咦耶?人呢?」

  但是,正當他轉過頭,卻發現空無一人,而後再抬起頭,才發現正飄浮在空中的附和氣球,以及正在附和氣球上的結人與玖日,看來對於他們兩人為何在上空,保持著高度疑問。

  「等、咦咦咦咦?等等,結人、玖日小姐,不是才剛來嗎?你們是要上空巡查什麼的嗎?」

  艾萊悠充滿疑惑的詢問著,而後卻只見結人低下頭,與艾萊悠互望著,並舉起了手,往左右搖擺了一下。

 嗯,看來這是個『Bye Bye』的意味,相當濃厚。

  「等、咦咦咦咦咦,為什麼啊啊啊啊?這裡發生──唔啊、好燙!猛火猴?」

  而當艾萊悠察覺到自己被放生以後,正欲繼續哀哀叫的同時,身旁卻突然有著極高的熱度侵襲過來,有些驚訝的轉過頭,卻只見猛火猴甩了甩燃燒著火焰的尾巴,相當氣定神閒地指著艾萊悠的正前方。

  「真是的,結人他──唔哇啊啊啊啊啊啊!等等,那是哪裡來的暴雪王啊啊啊啊──」

  原先想對猛火猴哀叫著被放生的事實,但是隨著猛火猴指著的方向,艾萊悠終於看見了一群暴雪王正衝出來,並且朝自己迅速接近。

  艾萊悠頓時再度發出了慘叫,好吧,他大概知道為什麼會被結人和玖日小姐放生了。

  「ユキ──────」

  暴雪王群發出了吼叫一聲,暫且不論它們是想做些什麼,至少這成群的吼聲,已經達到了威嚇感十足。

  「嗚嗚嗚嗚嗚,等一下啦,這樣不公平啦!一看就知道我只有一個人,還是個剛被放生的一個人耶,你們也太多隻了吧。好歹一隻就好,至少先聽我說嘛,嗚嗚嗚嗚,我再加上猛火猴也不過是兩隻而已耶,你們還這麼魁梧龐大,即使帥氣如我我已經不算矮了,但是這樣子太不公平了啦────」

  艾萊悠一邊蹲低身子,搭著猛火猴的肩並躲在猛火猴的身後,一邊對著暴雪王群們哀哀大叫著,還伸出一隻手朝暴雪王指著,一副小媳婦的哀怨控訴樣。

  望著艾萊悠的可憐樣,暴雪王群互相望了望,看來這麼毫無威脅感、又完全無法讓人生出戰鬥意識的人,還真是很少碰到。

  「我說你們好歹也打個商量,至少一隻也可以啊啊啊啊──」

  這邊的艾萊悠還是在哀哀叫,儘管暴雪王群似乎仍舊在碰到了少有的訓練家所產生的不習慣狀況,而完全忽視了艾萊悠的話。

  此時,被艾萊悠不斷緊抓著肩膀的猛火猴,在看了看艾萊悠的哀怨模樣,又望了望暴雪王群那面面相覷般的情況後,只得用一臉無奈又想翻白眼的表情朝著暴雪王群噴出了火花,以便吸引暴雪王群的注意,讓它們稍微注意到艾萊悠的哀哀叫話語。

  猛火猴這招的確很有效。碰上了完全相剋的炎系,暴雪王群將注意力集中到了猛火猴身上,又藉著猛火猴的視線及動作,重新回到了哭哭艾萊悠的身上。

  「我說你們怎麼這樣嘛──沒有辦法和苗耶、央里在同一個隊伍裡面,更何況連好難得碰到的漂亮結女小姐也沒辦法在一起,更別說明明是同一隊伍的玖日小姐了,嗚嗚嗚嗚,明明就應該是、是、是、雖然是結人可以原諒,可是這種時候碰上這種狀況還是很不公平啊啊啊──所以說我只有一個人耶,明明才剛來就又突然被丟下,好歹再來一位可愛的小姐陪伴不是也很不錯嗎?這就很像是那種什麼什麼孤島求生記之類的嗎?如果我成功活下來,會不會有人找我拍個電影什麼之類的,就像臭泥大帥哥的電影之類的嗚嗚嗚嗚……這種感覺,聽起來好像超級不錯的呢?」

  哭著哀怨到一半的艾萊悠,認真地如是說道。而這樣的最後一句話,也讓原本對他開始產生了些微些微同情心的暴雪王群也彷如被潑了個冷水般地回到現實。

  至於站在艾萊悠身旁的猛火猴,則是輕描淡寫地瞄了艾萊悠一眼,看來對於艾萊悠這樣的妄想力以及囉哩八嗦的碎念早已習慣無比。

  「呃、不,我的意思是,儘管、儘管我覺得這樣子的進展一瞬間讓我也覺得好像也很適合我這種帥哥,你們知道的,可以當作那種悲情王子的帥哥戲碼也很適合艾萊悠我……」

  艾萊悠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試圖挽回一點名聲。

  「ユキ──────」

  好的,看來成效並不彰。暴雪王群再次吼叫了一聲,然後又朝艾萊悠奔馳而來。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等等啦,這真的只是一個假設性,你們好歹對於『夢想』什麼的抱持一點信心好嗎?身為人、不對,即使是身為神奇寶貝好歹有點夢想啊!像我這樣帥氣十足的大帥哥看齊一點不也是非常好的事情嗎?」

  艾萊悠一邊慘叫著向後逃跑,一邊還不忘對著身後的暴雪王群訓話一番,甚至到了最後一句,還乾脆停下來,面對著因他停下腳步而用著充滿驚奇的眼神,也跟著停下腳步的暴雪王群們比了比自己,展現自認為的帥氣POSE。

  「ユキ…………」

  眾暴雪王群們望著艾萊悠幾秒,同時間抱以同情及關愛的眼神望著。

  「不──我覺得你們這種眼神超級傷人的是什麼意思啊!別用這種眼神看我!這種眼神比攻擊我還要讓人覺得好受傷哦哦哦,那到底是什麼傷人的眼神啊!」

  艾萊悠以手掩面,一邊哀怨地控訴著暴雪王群那同情視線,一方面也在腦子裡不斷思考著自己這次攜帶的神奇寶貝當中,是有什麼能夠在這時候使用的。

  「嗚嗚嗚……除了猛火猴以外,我想想看……冰系的話、冰系的話,啊啊!對了,冰鬼護啊!那就……不對啊!冰鬼護我前幾天才把它放在了電腦裏,呃呃呃呃──還有誰呢?皮卡丘?不對,這種時候他會冷的吧、那那那──這樣勒克貓好像也不行,霓、霓虹魚大少爺?珍珠貝?不不不,牠們能從水裡,但是這時候大概只會被冰……對了!鴨寶寶的話有飛……不對!鴨寶寶不會飛啊啊啊啊我在想什麼啊啊啊──」

  艾萊悠不知不覺地將自己腦子裡面思考的問題全部都爆出口了,當然包括了方法也都是一點用也沒有。

  聽得一清二楚的暴雪王群們,加深了對艾萊悠投以的關愛眼神。

  而一旁的猛火猴將雙手撐到了脖子後頭,看著暴雪王群們望著艾萊悠的視線,又轉過頭看向了正兀自沉浸在哀怨氣氛的艾萊悠身上,倒是笑得相當開心。

  「天啊這麼說起來,能夠對抗冰的是……果然還是炎系嗎?但是、但是我我我我我我、雖然我本來就不多啦,嗚嗚嗚嗚雖然電系的也可以,不過又不知道牠們會不會覺得太冷……」

  正當艾萊悠還在思考著的過程中,暴雪王群們倒是已經團團圍聚起來,似乎是準備商討著什麼,而猛火猴作勢一臉看戲般的神情,雖然眼神盯著圍在一塊的暴雪王群,但卻走到了艾萊悠的身邊,並且拉了拉艾萊悠的衣角。

  「咦?猛火猴,怎麼了?」

  注意到了猛火猴的舉動,艾萊悠一臉疑惑的低下頭。

  另一方面,暴雪王群中,似乎推出了其中一隻暴雪王,並且就在艾萊悠低下頭望著猛火猴的疏忽間,暴雪王朝著艾萊悠的方向又往前走近。

  始終並未將視線離開過暴雪王的猛火猴,很快地便察覺到暴雪王的舉動,拉住了艾萊悠的衣角,將艾萊悠往後推,並朝著暴雪王噴出了火焰漩渦,而靠近艾萊悠的暴雪王理所當然因為距離相當接近的關係,閃避不及而被猛火猴擊中。

  「嗚哇──什、什麼?什麼狀況?咦咦咦咦咦??」

  被猛火猴這麼一推,退後了幾步的艾萊悠還因此差點滑倒,以手勉強撐在地上、避免了自己丟臉的滑壘以後,一臉充滿著困惑的表情,非常明顯的狀況外。

  倒是另一邊的猛火猴,卻完全沒有要理會艾萊悠的意思,只是盯著從火焰漩渦當中,被擊中了、但是或許是體格問題,儘管暴雪王看來有些狼狽的模樣,卻仍是站在原地,並未有受太多傷害的狀況,只是似乎面對猛火猴的突襲,並不是那麼樣的高興。

  「呃……那個──我說……」

  艾萊悠似乎說點什麼,但是猛火猴與暴雪王互相對峙著,緊張的氣氛簡直就是所謂的一觸即發!

  就在艾萊悠來回在暴雪王與猛火猴的身上看了幾眼,並且感受到周遭的氣溫降低了幾分後,這才發現暴雪王似乎也已經準備好打算對猛火猴發動攻擊。

  「真是的,猛火猴你誤會了啦……」

  無奈的搖了搖頭,艾萊悠將手放在了猛火猴的頭上,輕輕地拍了拍安撫著猛火猴,並且向暴雪王緩緩走近。

  這樣的舉動倒是讓原先劍拔弩張的兩隻皆是一楞,氣氛霎時間緩和了下來。

  「雖然我想了很久,還是不知道能夠拿什麼樣的神奇寶貝出來才能夠稍微跑得遠一點……」

  艾萊悠搔了搔臉,非常乾脆的講出了自己原先的意圖,而這也讓猛火猴與暴雪王同時望著艾萊悠,畢竟這句話聽起來怎麼都像是要找打的。

  「呃、不過,既然暴雪王們派出你來找我的話,呃、何況你還吃了猛火猴一擊……啊哈哈,我想、你應該沒什麼惡意的吧?你、呃、沒事吧?」

  似乎也非常能在此時感受到氣氛變化的艾萊悠立即舉高了雙手,表現出自己完全毫無敵意的模樣,儘管他並不知道,事實上即使他不這麼做,也讓人相當明白他完全不存在惡意這這回事;當艾萊悠望著暴雪王有些狼狽的模樣,又再看了看猛火猴後,稍稍心虛地笑了笑,然後對著暴雪王關心詢問。

  暴雪王紫色的瞳孔瞇成了一條線,似乎是在斟酌面對著艾萊悠的善意,而後就在艾萊悠一臉的疑惑、猛火猴則站在艾萊悠的身後,臉上仍帶著不悅的神情下,靠近了艾萊悠,並且…‥

  「ユキ

暴雪王伸出了綠綠的寬大毛掌,拍了拍艾萊悠的肩膀,與艾萊悠互望著的眼神當中,透露濃濃的關愛之意。

  「雖然我覺得應該是的確要為了暴雪王沒什麼敵意這件事情感到慶幸之類的,但是看到暴雪王這樣的眼神,反而讓我覺得我像是被同情了一般的可悲感是什麼樣的狀況呢……」

  艾萊悠有些欲哭無淚的這麼哀傷著說道。

  那麼,雖然這樣被關愛著的場面,實在是說不上來的非常好,但是既然能夠好好的溝通了,艾萊悠當然也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詢問暴雪王一下原因,更別說他好歹還是稍微勉強可能記得一點點這次的任務。

  「哦──所以說,你們是因為這樣那樣又這樣所以那樣的原因,然後才會在這個狂嘯石群的地方啊……那真的是很傷腦筋呢。」

  艾萊悠點點頭,對於剛才暴雪王以非常手舞足蹈的肢體語言解釋著情況後,理解般地對暴雪王點了點頭,而猛火猴則是一臉興致缺缺的模樣,靠在正坐在一旁與暴雪王釐清狀況的艾萊悠身上。

  「嗯……然後,按照你這麼說的話,既然都來到這裡了,又發現說這邊因為……呃,蓋歐卡似乎玩得相當開心的原因,導致這邊的海相也變得非常雜亂,又加上沒留意到他的神奇寶貝們在這裡不是受了傷、就是性情變得暴躁,所以為了要避免災情擴大什麼的,你們才會在這裡幫忙撤離神奇寶貝們啊。」

  艾萊悠指了指周圍正不斷潑上的浪花,又往上空指著雲層混雜的空中,最後再指向除了正與他們坐下冷靜溝通著的暴雪王以外,其他的暴雪王則是在其他地方四處驅離著不知道為何仍舊待在這個地方,看起來彷彿像是群聚度假的瑪狃拉們。

  望著瑪狃拉們因暴雪王們驅離而躁動著四處逃竄的身影,艾萊悠大致上能夠想像到之前畢瑪博士提到的慌亂狀況了,這麼說起來,長翅鷗會集體失蹤的事件,肯定也是因為暴雪王他們警告長翅鷗的關係,才讓長翅鷗先飛離這裡,避難去了吧。

  「雖然大概都明白了,不過,其實有件事情,我還是很在意呢。呃……那,牠又是在看什麼?」

  艾萊悠以手敲著掌心,表示了解的同時,又伸出了一隻手,並向暴雪王提問著。而後,將手指向了距離他們不遠處,一隻正站在岸邊盯著海面瞧,無視於被暴雪王驅離而慌亂奔走的瑪狃拉,當然更無視於方才被暴雪王追著跑的艾萊悠,只是直勾勾的盯著海面,絲毫不曾移動過反倒給人某種莫名詭異的勾魂眼。

  只見暴雪王聽了艾萊悠的疑惑以後,看了看勾魂眼,然後站了起來,瞧見艾萊悠與猛火猴也跟著站起身後,同時帶著兩人走到了稍微接近一點、勾魂眼所站著的地方,並且以綠綠的寬大毛掌指了指海面。

  「啊、咦?莫非,是在看蓋歐卡有沒有接近這裡嗎?」

  望著暴雪王幾秒鐘,艾萊悠將視線看向勾魂眼,而後又盯著海面一陣子後,艾萊悠突然意會過來暴雪王的意思,帶著半是確認般的疑惑向暴雪王如是詢問道。

  在得到了暴雪王肯定的答覆後,艾萊悠稍微了解到,雖然乍看之下這勾魂眼詭異得讓人覺得有些可怕,不過,那種詭異感或許是因為很專注地在監視著蓋歐卡的舉動,因而給人氣勢強烈的感覺也不一定……吧?

  謎底揭曉得差不多了,也知道暴雪王事實上對艾萊悠一行人也並未有敵意後,艾萊悠的心情倒是已經輕鬆了不少。

  「哎呀──能夠知道事情的真相,這還真是讓人開心呢。雖然說,蓋歐卡的部分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既然結人他們已經過去了,我想他們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才對。那麼接下來的話,就是該考慮一下,要怎麼回……咦咦咦咦,慢著,這種一副隨時開戰的氣氛是怎麼回事啊?不是應該已經打烊收工,即使還沒下雨也可以收衣服了嗎?」

  正當艾萊悠樂觀的一邊說著,一邊轉過頭的同時,卻發現到暴雪王與猛火猴仍舊互相瞪視著,彷彿剛才坐在一旁溝通的悠閒模樣完全不存在那般,兩隻神奇寶貝的背後恍若烈焰般熊熊燃燒,似乎非打一場不可的感覺。這樣的畫面也著實讓艾萊悠驚訝與不解。

  「我的天啊──猛火猴你那副躍躍欲試的眼神能不能夠在不是對戰的時候也稍微展露一下啦……只有在對戰的時候你才可以這麼有精神,這種喜惡的方式也太明顯了一點吧你──」

  雖說相當無法理解兩隻神奇寶貝的想法,但是望著猛火猴那副相當雀躍又興奮的模樣,艾萊悠真是百感交集,只是無論心情是多麼的複雜,儘管知道自己大概阻止也沒什麼用,艾萊悠還是試著對猛火猴開了口。

  「這個……雖然說兩位看起來好像相當需要充分發洩一下體力什麼的,不過我個人是覺得,

我們應該要再用稍微和平溫暖又善良溫馨的方式來好好、我是說,呃,好好研究一下該怎麼解決你們的狀況,更何況,呃、猛火猴好歹你也擊中過了一次,雖然你是為了我,所以我還滿感謝的,不過這種時候好像冷靜一點,應該也↗↗────?!」

  艾萊悠的聲音霎時間拔高,並且破音,同時間猛火猴也傻立在當場。

  只因為暴雪王在艾萊悠仍是滔滔不絕準備碎念,接著轉向了猛火猴更欲囉囉嗦嗦、囉囉嗦嗦的時候,突地衝向了艾萊悠,並且用綠綠的寬大毛掌將艾萊悠抱了起來。

  「嗚哇哇哇嗚啊啊啊啊啊啊──等等、等等,暴雪王好冷──會冷!會冷──這真的會冷我是說真的我我我我,是說我感受到你那冷冷的身子裡面毛茸茸的溫暖了!我非常感受到了,不過為什麼要抱我這實在是也太突然了,雖然我知道我很帥很讓人敬仰什麼的,但是我我我我會冷──」

  艾萊悠以亂七八糟的字句及抖不斷顫抖著的身子充份表現出了他充滿莫名其妙的疑惑心情。

  就在猛火猴一臉不滿般地欲向暴雪王再次噴出火焰漩渦時,暴雪王卻已經將艾萊悠給放了下來,還瞇起了眼望著猛火猴,頗有挑釁意味。

  「真是的……我還以為你們要打起來了,結果是我搞錯了嗎?這是什麼熱情儀式之類的?好歹說一聲提醒一下嘛……」

  被暴雪王放下的艾萊悠,立馬湊近了猛火猴的身邊,就著猛火猴尾巴上的火焰,搓了搓自己的雙手加溫的同時,也對著暴雪王及猛火猴說道,明顯的完全狀況外。

  「啊、不過是說──咦?天氣、是不是慢慢好轉了?」

  就在艾萊悠正準備繼續無意義的碎念時,卻由於原本陰暗的天空,逐漸地透露出了曙光,而讓艾萊悠抬起頭,注意到了天氣的變化。

  此時,暴雪王們、包含了奔逃著的瑪狃拉們,以及站在一旁原先盯著海面的勾魂眼,也都因為艾萊悠的話語聲而抬起頭,望著天空。

  濃厚的烏雲層有了第一道的光芒後,彷彿快轉那般,第二道、第三道、第四、第五──同時間,距離不遠處的瑪幽海域,原本那令人感到異常的瀰漫大霧也逐漸的消散、而變得清晰,儘管他們仍舊佇立在這個終日四周波濤洶湧的狂嘯石群中,也能夠感受到氣相的不同。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看來,無論是苗耶、還是結人他們都順利完成任務了是嗎?唉呀,這可真是個好消息呢……」

  大致上明瞭狀況了的艾萊悠,儘管看不到其他夥伴們的活躍表現,倒也覺得,至少成功將任務完全,這樣子也不錯。

  那麼,接下來,最大的問題來了。

  「……所以說,我到底該怎麼回去啊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嗚,這種狀況,派出水系的孩子們,我也會擔心它們受傷的啊,嗚嗚嗚嗚──結人、苗耶、央里、結女小姐、玖日小姐,救命啊────!」

  當然,最後艾萊悠被放生在這個地方多久,這又是一個後話了。

 





Leave a Reply.